重返全球前三却高兴不起来,德国经济可能陷入技术性衰退

发布日期:2024-03-08 06:08    点击次数:82

  当地时间2月19日,德国央行德意志联邦银行发布报告称,至2024年第一季度末,该国经济可能出现技术性衰退,即该国国内生产总值(GDP)连续两个季度出现萎缩。

  不久前,德国名义GDP反超日本,时隔十几年重返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位置。但德国商界人士和经济学家对此却高兴不起来。经济学家分析称,德国面临高能源价格、供应链紧张、国内国际需求疲软等短期问题,以及投资不足、劳动力短缺、基础设施不足等长期结构性问题。

  德国GDP可能连续两个季度出现负增长

  德意志联邦银行发布月度报告称,到2024年第一季度末,德国经济可能出现技术性衰退。一个国家或地区的GDP连续两个季度出现负增长,被视为技术性衰退。

  该报告称,德国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遭遇的经济疲软可能将会持续。由于新冠疫情带来的长期影响和高企的生活成本,德国国内消费者可能会继续谨慎消费。

  德意志联邦银行还警告称,对德国至关重要的出口市场也可能面临压力,国际市场对德国制造商品的需求似乎正在大幅下降。

  德意志联邦银行表示,2023年第四季度,德国GDP同比下降了0.3%。德国联邦统计局此前公布的初步统计数据显示,2023年全年,德国GDP比上年同样下滑了0.3%。

  不过,该行强调,德国经济的衰退可能不会持续太久,“在经济表现上,目前还没有观察到且预期也不会出现大规模、持久的萎缩。”

  近日,德国伊福经济研究所(IFO)发布的1月德国商业景气指数比上个月下滑1.1个百分点。商业景气指数基于对约9000家德国公司意见调查,用于评估德国公司对该国商业环境的看法。

当地时间2023年12月14日,顾客在德国一家超市内选购水果。图/IC photo当地时间2023年12月14日,顾客在德国一家超市内选购水果。图/IC photo

  据外媒报道,德国伊福经济研究所所长克莱门斯·富斯特表示,德国消费者仍然感到不安,第一季度的商业数据看起来“极其糟糕”。他建议德国执政联盟与反对党基民盟/基社盟接触,以就公共投资刺激措施达成共识。

  德国经济研究所(DIW)所长弗拉茨舍尔也表示,政治领导人有责任增加公共投资以拉动经济,特别是在基础设施、数字化和教育领域。

  罢工持续被认为冲击德国经济

  德意志联邦银行在报告中把近期该国反复出现的罢工列为可能导致经济衰退的因素之一,尤其是考虑到罢工及其对公共交通和机场等基础设施的影响。

  当地时间2月19日,德国Ver.di工会宣布,欧洲最大航空公司德国汉莎航空的地勤人员将在七个机场罢工一天。预计法兰克福、慕尼黑、柏林、杜塞尔多夫、汉堡、科隆-波恩和斯图加特的机场将受罢工影响。

当地时间2024年2月20日,德国柏林,德国汉莎航空公司地勤人员在罢工期间举行抗议活动。图/IC photo当地时间2024年2月20日,德国柏林,德国汉莎航空公司地勤人员在罢工期间举行抗议活动。图/IC photo

  本月早些时候,德国另一场类似罢工持续了27小时,影响了五个机场,数百个航班被迫取消。Ver.di工会正在为约25000名机场员工(包括值机、飞机处理、维护和货运人员)争取12.5%的加薪。但截至目前,劳资双方的谈判未能达成协议。

  此外,德国火车司机在1月底进行了近一周的罢工。工会要求将火车司机的工作时长从每周38小时减少到35小时,且不得减薪,但遭到火车运营商的拒绝,便组织罢工。

  据德国分析人士估计,1月底的火车司机罢工导致的经济损失达10亿欧元。火车运营商警告旅客,罢工期间尽量避免乘坐火车出行。分析人士称,受影响的不只客运列车,许多货运列车也受到影响,包括向炼油厂、能源企业运货的列车,进一步加剧能源紧张情况。

  德国交通部长沃尔克·维辛形容这次火车司机罢工为“破坏性的”,他说,受红海航运路线不安全情况影响,德国供应链已经承受巨大压力,罢工进一步加剧了供应链紧张。

  经济低迷拖累执政联盟支持率

  据央视新闻2月15日援引日本电视台消息,日本的名义GDP从世界第三位下降到世界第四位,被德国反超。

  德国上一次位居世界第三大经济体还是在2007年。十多年后,德国重返这一位置。然而,德国的商界人士和经济学家对此却很难感到高兴。

  德国商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约尔格·克雷默2月份对媒体表示,根据该行的预测,2024年,德国经济整体还将萎缩0.3%。“(德国)企业简直有太多事情要消化——全球加息、高能源价格以及德国商业地位的下降等。”克雷默解释说。

  荷兰合作银行的经济学家范·哈恩指出,几十年来,俄罗斯的廉价能源、强劲的国际需求和激增的全球贸易支撑了德国经济增长。但现在,这些因素都发生改变。

  抛开短期因素不谈,德国媒体指出,德国经济还面临劳动力短缺和基础设施不足等长期结构性问题。据报道,德国正面临严重的劳动力短缺,特别是在高增长领域的熟练劳动力。官方估计表明,到2035年,严重老龄化的德国社会将缺少700万熟练工人。

  当地时间2024年1月29日,德国一家餐厅里,自动服务机器人正在工作,以帮助解决餐饮业劳动力短缺的问题。图/IC photo

  同时,德国媒体称,官僚主义和缺乏投资是德国经济的两大慢性问题,这些问题正在拖慢德国的能源转型和数字化转型。

  受经济低迷的影响,目前,德国选民对执政联盟的满意度很低。民调显示,反对派基民盟/基社盟目前支持率处在领先位置,极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AfD)排名第二。执政联盟的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落后于上述两个政党。

  此外,经济学家担心,在纯粹的经济层面之外,国内外政治可能也是影响德国经济的风险因素。德国贝伦贝格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霍尔格·施米丁表示,今年美国大选也可能使情况变得更加困难。

  他表示,若美国前总统特朗普重新掌权,可能对德国产生重大负面影响。他担心特朗普若当选总统,美国对欧洲的贸易战可能再次上演。“这取决于(美国的)选举结果。”施米丁说。

股市回暖,抄底炒股先开户!智能定投、条件单、个股雷达……送给你>>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周唯